您的位置:新东方企业网首页 >> 博客频道 >> 热点·话题 >> 热点·话题
择业之道:被折磨后才知道想要哪种折磨
    时间:2010-02-04  作者:李令彬  来源:新东方  点击数:
  爱开始时是一件很肤浅的事情,只是因为人的反复纠结,最终把它变深刻了。
  
  就像“人生选择”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只是因为我们顾虑得太多,生要把它逼成为一套关于决策的复杂理论体系。
  
  我在2002年大学毕业的时候,稀里糊涂进了出版社工作。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因为我的志向是成为一个作家,所以先要打入图书业内部,卧底几年再说。
  
  当时我还有些别的机会,比如去做广电局的公务员,日报的记者等等,笼统地都可称为文化系统内的文字工作。如果要算上我去找的其他机会不大的工作,更包括黑龙江省安全厅、辽宁省消防总队、海南边防总队,深圳市人人乐超市等等,这些是记得名字的单位,那些投一封简历就没什么下文的工作机会就更多了。
    
  在就业的时候,我有一种很深的顾虑,原因在于我的身体条件并不好;我用左手写字,其实并不是因为我秉性异于常人,而是因为我右手的肘关节有问题,运转不那么灵活,因此虽然我带着男儿一腔热血希望投身军旅,报效祖国,但是无奈祖国并不需要我来给子弟兵们的队伍添乱。
  
  后来的一件小事让我释然了。

  那是在海南边防来学校招人的时候,一个中校衔的主任,非要在吉林大学的宾馆里买一条中华烟,然后开进住宿费的发票,被宾馆的服务员断然拒绝。他哼哼叽叽地不知在跟服务员纠缠着什么,很无助的表情,我却升起莫名的快感。十几年之后,我不想在类似的场景有一样的人格写照。

  最离谱的求职经历却发生在两千公里外的深圳。我在校园网上看到一份招聘信息,是一家深圳超市招储备干部,我打了一个电话,简要说明了自己的背景,对方就叫我有时间过去面试。深圳是一个令我向往的充满创业朝气的城市,于是我赶紧买票坐着火车就奔过去了。
  
  超市总部的大厦在南山区的蛇口工业园附近,打电话约好第二天面试的时间,我带着行李在那附近晃来晃去。先确认好了明天要去的大厦地址,我在附近找到了那家公司开办的人人乐超市,转了一圈,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后来又去了附近的一家沃尔玛,因为沃尔玛更熟悉,就在那买了件便宜的灰色细格子衬衫,一条只有9块多钱的亮蓝色领带。
 
  走出沃尔玛,在外面百事的凉棚下喝饮料,听着旁边各色人等在议论他们的小生活。某男谈到谁谁又买了台什么车,某女谈到等攒够了多少钱就离开深圳回家去做些小买卖云云。
 
  深圳就是这样一个城市啊,山南海北的人汇聚在这里,操着南腔北调的普通话,纵情谈论着各自心中的创富梦想。人们都在谈论着钱钱钱,三句话都离不开这一时代最前沿的中心主题。我喜欢他们谈钱的那种亢奋精神状态,这可比东北本地人总是为生计愁眉苦脸,却放不下面子的那种憋屈郁闷强多了。
 
  南山区这里有很多来闯荡的东北人,即使不是我的吉林老乡,但是东北人很独特,就像是一个省的老乡那样不分彼此。后来找到一个黑龙江公司开办的宾馆,工作人员听说我是东北来的,马上就给了一个半价的折扣,当时标间好像才收我60元一天。
    
  前台是一个黑龙江小伙,山东师范大学毕业,通过亲戚的关系被介绍到这里。他每天的生活主题就是关注球赛信息,希望靠足球彩票中奖暴得财务自由,不过他可做了件让我感动莫名的事。
      
  一天晚上,一对情侣过来问有没有空房,他爱搭理不搭理地说没有了。那些人走后,我上去问他,不是还有空房吗?为什么不租给他们?他说,那间就要它空着好了,这样我才能跟老板有理由说房间住不满,给你一个半价,如果看出房间供不应求,你的半价就不好办了。
        
  离谱的事情就发生在第二天去公司面试的时候,我在进了公司后,人力资源部的经理让我在门口的座位上等,他自己则还有工作要处理,才能和我谈。
        
  我坐在门口的座位上,看着公司的人进进出出,奇怪的是,大门有门禁,可是很多出去的人都不随身携带工卡,于是他们就会示意我门边有按钮,请帮他们按下开门。
  
  不同的人,如此反复多次,我就成了一个忙碌的门童。这一点工作我还没有什么可抱怨,尤其是我想到很多面试攻略说,公司会通过一些设定的场景来考察应聘者的行为习惯和心里素质。一家公司真要是动用那么多人来考验我这么个无名之辈,那他们可太闲了,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我谈到的离谱也并非这件事本身。
  
  离谱的是那个人力资源经理,他跟我既然约好了时间,却把我当作空气一般地忽视,在旁边大笑着打电话,不知在跟谁打情骂俏。大约2个小时过去了,我有些气愤地跑过去跟他说,我知道贵公司最缺什么人了,公司最需要一个专门按开门按钮的门童,我已经在这里来来回回开门好多遍了……您今天是否有时间,如果没空的话,我改天再来!
        
  他惊异地看着我,问我想要面试吗,如果是的话,就继续等等。我想,反正大老远跑来了,能忍则忍,我不能面试都没有就回去呀。于是我缓和语气说,好,我会继续等。
        
  大概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很多员工都已经陆续下班离开了。他才把我叫到他局促的格子间里,对着我的简历问了一些问题。令人意外的是,我感觉自己还发挥得真好,就简历上的一些经历,我总能说出点动人的故事,比我准备说出的更多。
        
  他谈了工资待遇,还说作为储备干部,要先在超市里做店员实习六个月,工资只有一千多块。我说,回去会考虑一下。
        
  后来,忘了我们是否再联系过,我又在深圳住了几天,还在福田和罗湖的人才市场转了转,发现里面大都是招聘保险销售员的信息。人只有转过人才市场,才知道劳动力是多么不值钱,才知道所谓人才市场恐怕大都是为走投无路的失业人员准备的地方,充满了一种令人尤怨、沮丧的气息。神奇的是,大概不到一年,我居然又回到深圳的人才市场,居然代理资方做过一段招聘,这故事后面再提。当时我仿佛自信的气场被伤,只能灰溜溜地离开了深圳。
      
  这样经过了折磨,再回来学校之后,我就有了明确的职业设计,非文化单位的文职类工作不去。
        
  待续……  (编辑:姚阿珊) 
  
  本文选自新东方李令彬的博客,博客链接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180bcf0100gdm8.html
  



相关阅读
 郭玉虹:半年回归 2011-10-20
 冯云:金牌顾问 2011-10-20
 “烤鸭”的哥大生活 2011-10-20
 耶鲁VS哈佛 2011-10-20
 “破铜烂铁”奖章 2011-10-20
 华灯初上 2011-10-20
 镇国塔的石狮子 2011-10-20
 KK回归:半年记 2011-10-19
每周热门文章
每周热点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