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P13
P16--P17
P14--P15
齐玉英,她很新东方
作者: 黄薇(西安新东方学校教师 支教志愿者)
班上语文老师已经到了,正在给孩子复习功课。我关上门,走出来。清晨的独克宗小学清冷无比,但看着太阳那样努力地露出曙光,听着孩子们的琅琅读书声,你会觉得一切都充满希望。

  “这是一片离天很近的地方,伸手就能捧起太阳的脸庞。巍巍雪峰吸引着无数目光,清清泉水流淌在人们心上。无边的森林莽莽苍苍,云杉就像那挺拔的脊梁。雄鹰在蓝天舒展着翅膀,带着梦想自由地飞翔……”这是新东方支教老师在离别时朗诵的一首诗歌,是献给香格里拉的,是献给独克宗小学的,是献给独克宗所有的老师们的,更是献给那位叫做齐玉英的校长的。

  辛苦了,太辛苦了

  去香格里拉的路途很遥远,从昆明一大早出发,一直颠簸到晚上11点多,大家终于盼来了高原上的第一盏灯光。在领队带领下,我们很快地吃完饭,回到住地,在对第二天课堂的期待中不省人事。昏睡之前听说,独克宗小学的校长是个女人。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都“噌噌噌”起床了,吃上了来香格里拉的第一顿早餐。就在吃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拉门被拉开,走进来一位裹着头巾戴着墨镜的娇小女人。她拿下眼镜,对我们每个人说:“不好意思,昨天没去接大家,大家辛苦了。”她小脸,大眼睛,高原红,说话时,眼睛会专注地看着你,带着笑意。接着,她走到每位老师面前小声地说:“哎,太辛苦了。” “有什么地方照顾不好的要跟我说。”“多穿点儿!这边太冷了。” 谁能挡得住这样的真诚话语,纷纷表示“不辛苦,不辛苦” 。当时天正下着雪,她一大早来就是为了表达她的歉意,一一说完后就匆匆赶往学校去准备欢迎仪式了。

  雪地里的欢迎仪式还没开始时,我又听有个人说起她。那是学校一位孩子的家长,年轻的爸爸,被邀请来为我们表演的嘉宾,就站在我的旁边。他说:“在我读书那会儿齐校长就在这儿呢,是我的语文老师。”言语间透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知是敬还是爱或许两者本身就连在一块儿的情感。

  这是第一次见齐校长,第一次听人说起她。

  一个人的早读

  那天一大早,我就去上孩子们的早读。班上语文老师已经到了,正在给孩子复习功课。我关上门,走出来。清晨的独克宗小学清冷无比,但看着太阳那样努力地露出曙光,听着孩子们的琅琅读书声,你会觉得一切都充满希望。

  新东方援建的崭新教学楼前,又看到了那个瘦弱的身影,她正努力地弓着身子拖着一大袋垃圾。我赶紧上前帮忙,她停下来看着我说:“你别动别动。咱们学校门口在修路,垃圾车也过不来,只好把垃圾拖到外面去。你别动别动,待会儿还上课呢,别弄脏了。”看着这个身影,我似乎能明白了,她为什么能够记住全校每个学生的名字,知道学生的父母是做什么的,家庭条件怎么样,孩子性格是否开朗。也是这个身影,在每次课间广播操做完了,会在广播中发言,会让各个年级的孩子在广播中表演节目,全校的孩子们都会给发言或者表演的孩子掌声。

  为人师表,激励教育。她都诠释得很好。

  她的信仰与梦想

  “我们藏族人去寺庙,不需要什么的,就是突然一大早起来了,想说今天全家都去庙里吧,然后全家就都去了。”齐校长就这么跟我们说。在去往素有小布达拉之称的松赞林寺途中,齐校长一路上开心地解答着我们这些愣头青的各种莫名的问题,让本对藏传佛教没有什么特别之感的我们也好像似乎能领悟些什么了。也许正是它带给了这个42岁女人很多很多的力量。

  由于齐校长的母亲不久前过世了,在齐校长的姨妈家里,每每提到母亲,她还是会热泪盈眶。然而每次的眼泪还没落下就会被她的笑容给打劫,让我们更是心疼。她说到她的大家族,说到她的丈夫,说到她的儿子。说到她也曾凌晨起床做早点出去卖,也曾在生活最艰难的时候痛苦不堪,但她从没想过要放弃自己的选择。

  她的梦想扎根在独克宗小学,始终在孩子们身上。马丁 • 路德 • 金关于《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不知道曾经打动过多少人,但现实中还有多少人还在执着于自己的梦想?至少在齐校长身上,让我看到了梦想的坚持和力量。

  她来听我的公开课

  齐校长坐在独克宗小学四年级第四组最后一个凳子上,她时不时地抬头看我,微笑着,手里特别忙碌。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晃着,她的眼中写满了渴望。

  课后,她会唱我上课时唱的那首《奉献》,她总是说:“教科学的刘贤明老师上课太好了,太有风格了。老有才了。”刘贤明老师是东北人,齐校长特别了解每一位支教老师。齐校长还坚持让所有独克宗小学的老师们每堂支教老师的课都要听,不断地提醒学校老师,“要学习这帮年轻老师身上最好的东西,不断地充实自己,包括我自己,每堂公开课我的笔记本上都记得满满当当的”。

  支教期间,正是志愿支教老师童伊娜的生日,她知道后,热情邀请我们去她家庆祝。那天,大家都很动情,为了一种共同的理想,为了对生活最本能的热爱,纯粹地走到了一起!

  她们也在说

  我们不断地在说起她。

  童伊娜说:“那天晚上,跟齐姐出去。看到路边有团黑乎乎的东西,仔细一看知道了是一只被撞死的小狗。齐姐把车停了下来,下车,从后备箱里拿出手套,扯出一块布,把小狗的尸体抱到了路边才又上车。”“我从来不知道,校长是可以这样的。她和学生在一起,和老师在一起,不是说开会啊,而是总感觉她们是一体的。齐姐拥抱我们每一个人,对我们每一个人都这么热情,好像从来不会累。”志愿支教老师吕远说。

  她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流泪不是能选择的最好的方式。”接着,她搂过我小声地说:“我丈夫三天没跟我说话了。”我笑了,狠命地点了点头。

  也许留在志愿支教老师冷玉双心中印象最深的一幕应该是那次篮球赛,冷玉双是体育老师,也是被高原反应害惨了的一位。在支教老师和独克宗老师的比赛中,他是一员虎将,驰骋在球场,而我们的齐校长也是独克宗的一员猛将,眼睛受伤了也没下火线,在冷玉双肺要“爆炸”的前一秒还送来了氧气。

  对教育的执着,对选择的坚守,对万物的宽厚,永远地追求。我想我知道,为什么所有的志愿支教老师都感觉香格里拉像是家了,因为在这样的雪域高原我们的新东方精神找到了归宿。

  齐校长现在有微博了,她的名字叫洛央奇遇,但新东方的志愿支教老师们都叫她“齐姐”,后来都喊她“齐妈妈”。

3
顶一下
0
踩一脚
P12--P13      P16--P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