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0--P61
P64--P65
P62--P63
不说再见,我的澳大利亚兄弟姐妹们
作者: 卢奕(新东方学员)
2011年8月,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与澳大利亚政府、中澳青年联合会(Australia-China Youth Association)合作,于10月10日至10月14日在澳大利亚举办了“中澳青年对话”活动。来自新东方“精英计划”项目的学员卢奕同学受邀出席此活动,在澳大利亚度过了令人难忘的一周。

    中澳青年对话在堪培拉和悉尼的一周行程带给我的感动和冲击使我久久难以平静。虽说在澳大利亚仅有6天的时间,可是丰富多彩的活动真的让我大呼过瘾,和中澳双方的代表们也仿佛已经认识了很久。想到那些我们一起聆听、讨论的日子,一起在澳大利亚街头漫步的时刻,我真的很感慨,我是何其幸运才成为了这之中的一员,何其幸运才认识了你们——我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兄弟姐妹们。有太多的话想说,仅将我在澳大利亚的经历浓缩为三篇剪影,与大家分享。

    学术篇

    首届中澳青年对话(Australia-China Youth Dialogue)于2010年在北京和上海举行,而2011年则是将举办地设在了澳大利亚的首都堪培拉以及经济中心悉尼。活动将会一直以交替的形式在两国举办,当然,以后也可能会发展为中国会场与澳大利亚会场同时举行。

    在堪培拉的三天中,我们在澳大利亚著名学府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进行了学术交流活动,从中澳历史一直谈到澳大利亚土著文化,从那些剪不断的源远流长中感悟今日澳中双方给彼此的影响。我们从开满郁金香的Floriade漫步到澳大利亚旧议会博物馆,感受澳大利亚民主起源之路,更是有幸成为了议会质询时间的观众,目睹了澳大利亚执政党与反对党之间毫不留情的质疑与激烈的辩论。因为当日澳大利亚碳税法案的通过,许多民众也来到了议会,表达自己对于这个国家的关切之情。身临其境地感受澳大利亚的民主制度,我的感受远远不能用“震撼”两个字来概括,正如那句话所言:认真严肃的争论才能使我们更接近真理。那日的所见所闻,也许就是这般吧。

    2011年10月11日晚上,我们有幸在旧议会博物馆参加了正式的晚宴,由著名的澳大利亚战略关系研究大师Hugh White为我们做演讲,分析了中、美、澳三国现在的关系与面临的选择,并回答了中澳双方代表提出的问题。Hugh White教授的分析清晰而具体,将我一直以来想不通的问题用简洁的理论框架勾勒出其中的关联。晚宴之后轻松的交流也使我受益良多。

    之后的两天,活动会场转移到了悉尼。悉尼的经济氛围非常强烈,与堪培拉的风格完全不同,而我们的议题也更加关注于中国的矿业投资、中国的国际角色等热点问题。通过与澳大利亚学者与澳大利亚代表们的讨论,我的思路变得更加开阔。之前的相关问题我也做过研究,但大多是从中国的角度出发。而此时此刻,身在澳大利亚的我自然而然地被这种双向的交流打开思维之窗,丰富的信息获取也使得我的思考更为全面和公允。

    几天的交流是短暂的,可也是长远的,一个又一个灵感不断点亮着我,也促使我在回国之后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每到一个新奇的地方总会给予我很多很多的感触,几天的学术讨论则激发了我内心的求知欲和探索欲,我为自己这种久违的状态而欣喜异常。

    生活篇

    当我在2011年10月10日首次登陆澳大利亚的时候,就被湛蓝的天空、温暖柔和的白色云朵吸引了,阳光肆意地倾洒在我们身上,我的心情也仿佛此时的晴空一般清明澄澈。

    我们全程在公寓式酒店住宿,随机分配舍友,这也使得我们代表间的交流更加方便和畅通。在抵达悉尼的第一天晚上,代表们浩浩荡荡地来到了悉尼海港,欣赏着悉尼歌剧院与海港大桥在夜色中的美景,在夜幕和涛声中频频举杯。

    当然,来到了悉尼,又怎么能错过购物呢。在紧张的行程之中,我们仍然拥有两三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穿着正装提着一大摞的会议资料,穿行在车水马龙的悉尼中心区,驻足于一个个充满风情的澳大利亚小店门前。我享受广场上的喷泉与涂鸦的地面,享受街边艺人活泼而又沧桑的乡村音乐,享受鸽子随意落于身边时我屏住呼吸的心跳。澳大利亚,怎能让我不爱你!

    朋友篇

    如果你问这次澳大利亚之行给我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一定会说是让我认识了这么多志同道合的友人。本次活动的澳方代表都曾经在中国学习或工作,他们了解中国,喜爱中国文化,中文水平更是令人惊讶。抵达澳大利亚的第一天,我就被澳方代表Tom的一句“你这是老头儿捋胡子,谦虚啊”惊呆了,后来当他们再使用各种成语的时候,我也就见怪不怪了。

    因为我们是远方来的客人,所以澳大利亚的朋友们都热情地给予我们各种帮助,同时也在生活和交流中向我们解说澳大利亚的文化。说实话,在来到澳大利亚之前,我对它的了解真的很少,会不经意间将它与欧美的文化画上等号。在一次交流之中,澳大利亚代表Emily向我们说到了澳大利亚文化中的“Tall Poppy”现象。Poppy是一种花的名字,这个词组的意思就是说当一朵花长得过于突出的时候,它就会被剪掉,这正是与中国谚语中的“枪打出头鸟”不谋而合了。Emily又告诉我们,澳大利亚文化很强调集体和合作,远远不同于个人主义。诸如此类的发现还很多,每一次都在惊讶之余也充满了惊喜,让我觉得澳大利亚文化与中国文化原来如此相生相合。

    在这次难忘行程中的朋友们,我们相识短暂,却好似已经经历了很多,认识了很久。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我亲爱的中澳兄弟姐妹们,我们不说再见。

1
顶一下
0
踩一脚
P60--P61      P64--P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