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4--P75
P78--P79
P76--P77
过节那些事儿
作者: 赵继成 吴畏 姚峥
岁末年初,过年过节,是为火车票焦头烂额,是为加班奋不顾身,还是在大海那头赶扎堆的“洋节”?大过节的,谁都有本儿难念或不那么难念的经,谁都有故事。

火车票,火车票

  赵继成(《新京报》评论员)

    大学那几年的春节,我基本是坐在火车的厕所、垃圾桶、洗手池旁边回家的,一张报纸铺地,头倚着过道昏昏入睡,那些上厕所的腿和要扔掉的垃圾,从我的身旁小心翼翼地绕过。有甚说甚,那个时候的我,一点也没有羡慕嫉妒恨那些有座的人,相反,我坐在地板上“仰”着头傲视着车厢里的人来人往——“老子闯世界去了”,信心爆满。年轻嘛,梦想就是可以当饭吃。

  大学毕业好几年,一如既往地买不到车票,这下开始急了。这老胳膊老腿儿的还在厕所旁边过夜,人生也太杯具了。再说都是有老婆的人了,让女人跟着遭罪,脸挂不住啊。于是,开始了和“张黄牛”“李黄牛”等等黄牛斗智斗勇的漫漫人生。

  网上找线索,谈好价钱,街头或者火车站交接,一手交钱,一手交票。最好玩的是有一次,一个黄牛通过手机遥控我换了三个地方,从地铁站到地下通道再到某烤鸭店门口,当他确信我不是警察的卧底后,终于露面了。

  但黄牛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话说有一年票实在太紧,眼瞅就到年三十,“张黄牛”“李黄牛”全都没了票,这个急啊,老婆忍不住嘟囔:“一个大男人,连票都买不到!”焦头烂额之际,单位领导伸来热乎乎的援助之手:“我认识某某站副书记,给你一电话,找他去吧。”

  我来到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某某站,先拜见书记,书记和蔼可亲,唰唰两笔给我写了个纸条,“去吧”。手捧“尚方宝剑”,我感激涕零地按照书记的指示,三转两拐进了一个小屋,嚯,人还真不少,全是拎着公文包的某秘书、某科员啥的。我把书记的纸条递进窗口,人家二话没说,咔咔两张卧铺票就递了出来,额滴神,这真的是售票大厅里那被宣布无数次的“卖完了”“卖完了”的卧铺票啊!

  出了小屋,一拐弯就是售票大厅,人山人海彩旗飘飘,“严厉打击票贩子”的标语红成了一片。看着长龙一样的队伍,我想起了一个词:“屁民”。

  今天,我已经不像从前那样为车票头疼了,因为通过按揭贷款,我终于拥有了自己的第一辆汽车,能开车回家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梦想实现,比起十年前那个除了“老子闯世界去了”一无所有的农村小子,大概算是吧,然而,那个农村小子是变了,世界呢,变了吗?

圣诞节:有精英不寂寞

  吴畏(长沙新东方学校Elite Learning精英英语教师)

  为了给学员们练好口语,我们会特别重视一些西方节日,譬如圣诞节。圣诞节前后我们会为学员举办主题活动,让大家感受过节的文化和气氛。为什么不在圣诞节当天举办?因为那一天是留给另一半或家人的。那天我们上班是很正常的事,也是很“杯具”的事。

  去年12月25日,我一进门,前台Elva就笑眯眯地说:“原来你也来这里过节呀。”我说:“哥过的不是节,是寂寞。”Elva接道:“没事,姐陪哥一起寂寞。”两人热泪盈眶地望着彼此,此时才早上9点,刚上班。

  我们正琢磨今天应该没什么人的时候,第一位“寂寞”学员就进门了,Summer,一位很可爱的15岁水瓶座女孩,乐呵呵地喊:“Merry Christmas!”这时,Elva像往常一样温柔一刀:“不如订个课呗,貌似你这周都没上面授课啊。”“订了,喏,不就今天嘛,也不知道谁排的课,圣诞节了还让人家来上课。”我怒,瞪着她说:“我排的!”然后语气一变循循诱导:“你看,过节还来上课才能证明你力求上进嘛,才能体现你绝望中寻找希望的精神噻。”Summer坏笑回应:“是,坚持就是胜利,胜利就是美丽。”10点钟上班的同事也陆续赶到了,这时发现,原来圣诞节寂寞的人还不少,都愿意赶来上课,这不,大家都在English Corner(英语角)里就座了,等着10点开始的Morning Reading(早读)。

  刚好是我来上这节课,我准备了一个圣诞节知识竞猜的游戏。寓学于乐,我还是有些创意的。记得有道题是这样的:在乌克兰,如果圣诞节当日早晨你在家里发现了一个蜘蛛网,这意味着什么?A. 好运;B. 来年会有厄运降临;C. 这个冬天会异常寒冷;D. 你的房子需要打扫了!答案很显而易见吧,但是真有学员选了最雷人的那一项——D! 此时Summer轻描淡写了一句:人家叫Lady Gaga,而你是Lazy Gaga,房子都懒得扫。全场笑翻。

  还有一道题更雷人:圣诞夜,美国政府哪个机构会追踪圣诞老人的雪橇走向?A. CIA(中央情报局)、B. FBI(联邦调查局)、C. NASA(国家航空暨太空总署)、D. NORAD(北美空防司令部)。这可难倒了大家,我都不记得最后大家猜对了没有(答案是D),只记得当时场面轰轰烈烈。就在这时“圣诞老人”出现了,他挺着大肚子,甩着白胡子,脚上还套着一双阿迪的新款篮球鞋。对于这个不速之客,学员们还真不矜持,纷纷伸出魔爪抢礼物,差点扯掉“老头”的胡子。我偷眼发现这“老头”是我们的Johnny老师,我要是穿上那套行头,应该会更帅吧。

  到了Afternoon Reading的时候,我们可爱的外教还教大家唱了一首温馨欢快的圣诞歌曲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虽然现场学员以五音不全的“自high型”居多,但我仿佛看到了雪花飞扬,星光闪闪,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触景生情吗?

  今年的圣诞节会是啥样?我想说,有精英,不寂寞。

南加州那些“中国节”

  姚峥(新东方学员,南加州在读研究生)

  刚到洛杉矶时候,第三天就是中秋节,中国学生会组织了中秋节聚会,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各种肤色的学生聚在一起,用各国语言与自己的朋友们一起吃中餐,很热闹。

  接着国庆节就来了。2009年是六十年大庆,我们这样的穷留学生买不起付费电视,上网看阅兵直播成了惟一可实现的行动。我是跟室友一起看的,对着电脑看直播,吃着泡面,热泪盈眶。

  南加州大部分学校都是学季制,秋天的学期总是很紧张,各式各样的节日接踵而来,也导致了期中考试在开学第一个月就结束了,给后面的诸多节日以充足的时间。

  万圣节,大学的语言学校办了活动,谁穿万圣节衣服去上课就有extra credits可以拿。室友戴着杰克船长的假发粘了胡子欢天喜地地去了,我没有语言课程要读,跟平时一样的生活,但上课时教授给了糖果,还是很幸福。据市场学上讲,除了圣诞节,万圣节是美国人开销第二大的。

  所谓感恩节,对于美国人来说就是出去抢电器的日子,对于大部分亚洲人来说就是出门买打折名牌的时候。人们跃跃欲试准备冲向自己早就看中的名牌。我们是晚上7点到达的,9点Nike第一个开门,除了平时折扣还额外赠送20%的折扣,立刻就被人群拥满了。

  更多的人在排队等Gucci、Dior、Prada和Coach开门。对于留学生来说,不一定要抢到什么,重点是要体验文化,了解“异国风情”。

  圣诞节是传统节日。对于我们来说,不管是圣诞节还是感恩节,这期间的诸多商品都是保持折扣价钱的,所以如果你想购物,最好这个时期下手。网上比如Ebay、Amazon也都会推出节日折扣,还可以免税。

  圣诞节学生基本都放假了,足够幸福的留学生会早早定好回国机票,剩下的同学有两个选择:宅在家里打游戏,或者出门旅行。如果你身处南加州,那你是幸福的,这里冬天也有20度(白天), 你甚至可以选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出门去海边吹吹海风看看海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听街头艺人的演出。

  听冬天去过纽约的朋友讲,新年时代广场的倒计时还是很好的,周围全都是长相各式各样的人,千奇百怪的语言,只是零下十几度还在广场上蹦蹦跳跳确实有些残酷。

  国外的春节实际上还是很有气氛的,学生会会组织大型活动,小型聚会也是不可或缺的。几个朋友聚在一起,大家开开心心擀着饺子皮儿,席地而坐举着啤酒一饮而尽,标准的中国式聚会。大家都需要家的感觉,春节这样的大节日确实是平时不敢碰酒的我们惟一的喝酒借口了(加州喝一口酒驾车被抓都会被扔进监狱)。而学生会的大型晚会实际上与中秋的party异曲同工,是全世界人民的聚会,作为中国人,相当大的可能是当你饥肠辘辘排到拿食物的地方时,发现盘子早就空了,菜汤都尽了。身边的国际友人们会抹抹嘴,对你微微一笑:“谢谢”。

  至于情人节、端午节,我们是不过的。

4
顶一下
0
踩一脚
P74--P75      P78--P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