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48--P49
P54--P55
P52--P53
给读书找个借口
作者: 许骥 (职业撰稿人)
冬日午后暖人的阳光,配上一杯清香甘冽的清茶和一点墨香的惬意,一段足以带你暂时离开这个现实的世界,实现精神穿越的文字,是否能够成为你读书的借口呢?

    在一个荒诞的时代,人们难免做出一些荒诞的举动。比如,面对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当你要去做的时候,也要给自己找出一个荒诞的借口,这样才能心安理得、坦然面对。我所说的“比如”,是指读书。开卷有益,读书是件好事,这难道还需要多加解释吗?需要的。若没有人来解释,现代人不就没有“借口”去读书了么?市面上那么多“书话”,在我看来是在无所不用其极地“引诱”人们去读书,仿佛没有了这些“引诱”,大家真的会将读书遗忘了。新星出版社出版了一套丛书,共四册,分别是《读书记》、《赏书记》、《买书记》和《藏书记》。汇集了古今中外众多名家大师的书话。读来虽也有趣,但我总免不了有一种悲哀的心情油然而生。——怎么,读书的好处需要这样来强调吗?

  从小我们的教育就告诉我们“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可是,现实却告诉我们,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只知道读书的人没有黄金,没有黄金,颜如玉也不会来找你。颜如玉宁可坐在宝马里哭,也不要坐在书呆子的自行车上笑。你跟我扯什么“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人类是进步了,书呆子却退化了。  

  难道是时代变了?两千年前,塞涅卡可以写信给晚辈,赞美道:“你没有狂奔乱跑,四处易地,也没有不断搬迁,搞得自己心绪不宁。那种烦躁焦虑正是病态心理的表现。按照我的想法,一个人能够独自度过一些时间,是他情绪稳定的最好证明。”塞氏的意思是说,一个人能把自己“禁锢”起来“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这样的人拥有强大的内心世界,将来一定能成为成功者。可要是换做现在,谁还会这样赞美一个人?说这番话无疑是在“骂人”,意思是说:“你将孤老终生。” 

  看来时代真的是变了。人心没变,人心依旧有悲伤、难过、敏感、脆弱。只是当人们面对这些负面的情绪时,可以选择应对的方式多了好多。过去的书呆子说:“升华就是从别的代替对象上零碎地抽干我们的不幸。而书籍能提供我们多少代替对象啊!……绝少不幸的冲动是不能用这种阅读的升华来解救的。”那时候的人没有太多娱乐,读书就成了最合适的选择。现代的人呢,去唱K呀,去购物呀,去上网呀……有那么多“轻松”的事情可做,何必要选择费脑筋的读书呢?  

    所以,每当我听见有人用“没时间”作为借口不读书时,总是很不服气地说:“扯淡!你说你没时间读书,但你却有时间逛街吧?有时间逛街怎么会没时间读书,你把逛街的时间挪出来读书不就行了?你之所以选择逛街而不选择读书,原因是在你心中,读书根本没有逛街重要!”我宁可有人直截了当告诉我他不喜欢读书,也不要他找各种借口来搪塞。但有什么办法呢?都说了这是个荒诞的时代,一切常识都需要借口来证明其合理性。不读书需要借口,读书也需要借口。  

    古代人富有情趣得多。即便是找不读书的借口,好歹会动笔写首打油诗。诗曰:“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秋又凉来冬又冷,收拾书包好过年。”但我们看到这首诗就知道,写这诗的人,绝对不会是一个不读书的人。这诗写得那么轻松那么有趣那么信手拈来,必定是饱读诗书所为。在读书读累了之后,突发奇想,向往起不读书的生活来,于是便大笔一挥,写下了这首诗。  

    究竟要为读书找一个怎样的借口呢?叔本华说:“穷人忙于操作,无暇读书无暇思想,无知是不足为怪的。富人则不然,我们常见其中的无知者,恣情纵欲,醉生梦死,类似禽兽。他们本可做极有价值的事情,可惜不能善用其财富和闲暇。”那么是不是说,一个把大部分时间花在读书上的人,不仅说明他富足,而且说明他有品位,在做“有价值的事情”。用这个标准,你倒可以看看自己处于哪个阶段。

(文章转载自华商报读书周刊博客)

14
顶一下
19
踩一脚
P48--P49      P54--P55